腾讯教育:《郑勇:乐朗乐读欲“颠覆”小学课外补差班》

乐朗乐读的创始人兰紫很无奈地便成了“一头猪”。她自我调侃道:“一不小心成为了了风口上的猪。”也正因为赶上了在线教育的风口,兰紫的乐朗乐读还得到了7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兰紫


    如果说某人是猪,肯定让人觉着挨了骂。但是,在互联网行业,能够成为“一头猪”却是非常荣幸的事情,只因为一个名叫雷军的成功人士说:“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
 

    于是,乐朗乐读的创始人兰紫很无奈地便成了“一头猪”。她自我调侃道:“一不小心成为了了风口上的猪。”也正因为赶上了在线教育的风口,兰紫的乐朗乐读还得到了7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那么,乐朗乐读是做什么的?如果从字面上看,核心业务就是“朗读”。其实,乐朗乐读所做的事情并不像公司名称那么简单。兰紫的名片上印有:中语会“读写困难识别和干预矫治”课题组。如此看来,乐朗乐读的主要工作还是解决“读写困难”的。兰紫对此并不否认。
 

    兰紫最早从事的是图书出版工作,图书出版离不开阅读。然而,在组织开展的亲子阅读活动中,她发现不少孩子阅读起来非常费劲。之后,兰紫知道了“读写困难”居然已经在国际上上升到了理论的高度。不过,中国的家长和老师基本上都与她一样,极少知道儿童存在读写困难问题。由于对读写困难认知的不足,很多读写困难儿童被认为学习态度不端正或智商有问题。
 

    为此,兰紫进入了香港教育学院专门学习“读写困难”的理论、方法。她所创办的乐朗乐读,就是将读写潜能训练、大脑多元潜能测评学习情绪等相结合,为读写困难儿童提供全面、系统的改善教育。
 

    但是,兰紫遇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如何解决干预矫治“读写困难”的师资问题。传统的教师培训很像培养中医,每位教师不仅需要具有专家的水平,而且还能够根据孩子的问题设计训练方案以及训练材料,既费时又费力。
 

    所幸,兰紫赶上了互联网的“风口”。通过技术研发,乐朗乐读开发出了在线教学支持平台,建立了训练材料的数据库,教师只要在计算机中输入学生上次课堂得分,数据库会自动为学生配置出适合的课程课件。如此一来,培训教师的时间缩短到两个星期,而且教师所从事的教学工作根本无法离开乐朗乐读的在线教学支持平台。
 

    兰紫对在线教育感触最深的是,互联网未必能够改变所有传统行业的业态。在线教育的根本,其实就是教育对互联网技术应用,使得教育行业具有质量统一、开放廉价、分享核心技术和信息等互联网经济的特点。在线教育的形式,使得乐朗乐读不仅具备了规模化扩张的基础,而且有效控制了师资的流失。
 

    互联网行业总是习惯用“颠覆”、“迭代”等概念吸引眼球。可是,无论线下教育还是线上教育,乐朗乐读属于填补国内教育的一个“空白”,似乎没有找到“颠覆”的对象。不过,兰紫可不这么看。她打算用乐朗乐读颠覆传统的小学课外辅导班。

    乐朗乐读主要面向的是6至12岁的儿童。按照乐朗乐读读写能级标准,读写能级在七级才能满足小学一到四年级的学习能力。然而,很多小学生却并没有达到相应的读写能级,由此导致不少小学生成绩不理想。于是,家长一味地给孩子报课外辅导班。
 

    在兰紫看来,成绩是家长关注的重点,但却忽略了对孩子学习能力的培养。一味地加强孩子的课外辅导班强度是不对的。成绩的提高只是一时的,辅导班类似不能停的补药,一旦停下来了,成绩就有可能落下来。对这样的孩子需要解决的是能力提高,也就是提高学习能力。学习能力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读写能力。让人遗憾,前来乐朗乐读求助的孩子,80%是三年级以上的学生,而一二年级改善率可以达到90%.
 

    兰紫认为,6至12岁是孩子提高学习能力的黄金期。可是,很多家长却将孩子送到了课外辅导。小学生为了提高成绩参加课外辅导班,害死人!言外之意,那些小学课外辅导的补差班可以歇了。
 

    如此看来,解决“读写困难”只是乐朗乐读在线教育的一项具体业务,其具体的目标是“成为中国首个在线提高学生学习能力的倡导者。”
 

0


下一条:慈善公益周刊《兰紫:打响读写困难攻坚战》 上一条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五一假期的亲子博物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