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朗乐读”兰紫专访】从学生学习能力入手,走0202C模式

K12是在线教育领域里的一块大蛋糕,今年这一领域涌现了19起融资事件,并且一起作业网和猿题库已经进入到了C轮融资阶段,可见市场各方对于K12领域的触网还是怀有很大的期待。教会学生如何更好学习的乐朗乐读从K12的入口切入,从能力培养方面入手让孩子轻松成学霸。

   K12是在线教育领域里的一块大蛋糕,今年这一领域涌现了19起融资事件,并且一起作业网和猿题库已经进入到了C轮融资阶段,可见市场各方对于K12领域的触网还是怀有很大的期待。教会学生如何更好学习的乐朗乐读从K12的入口切入,从能力培养方面入手让孩子轻松成学霸。以下为圈课网采访的内容:
 

    圈课网:乐朗乐读定位在帮助学生提高学习能力,这与我们常说的K12领域的产品是不一样的,它属于能力教育,我们如何理解学习能力教育呢?
 

    兰紫:学习能力理解为感知觉和大脑之间的配合的能力,它决定了学习成绩的高低。比如说同学们上课用的最多的两个通道是听觉和视觉,老师说小朋友你看黑板,看到左边黑板上那个字了吗,你再看右边黑板上那个字,孩子实际上是在用听觉采集信息,再用视觉去搜集信息记住的。听觉视觉的配合决定了孩子吸收知识的多少,一个班里30个孩子,老师发布的知识是一模一样的,吸收了多少取决于你的配合高低。
 

    我们不认为学习成绩好的同学是学霸,轻松学习才是学霸。学习成绩好只代表现在,不代表未来,因为我们发现很多学生到初中之后学习成绩不再好了,这是因为学生的学习能力已经跟不上了。但是还有一些学生虽然现在学习是中等,但是他们稍一努力就考好了,那是因为这些学生的学习能力好,这个也是影响学习成绩高低的根本原因。
 

    圈课网:对学生学习能力的训练有哪些内容呢?
 

    兰紫:我们的训练分为六大类,基础发展、感知发展、认知信息加工、语言加工、逻辑智力、社交情绪,每一类都是层层递进。而每一个大类下面还细分为众多小类,最终呈现为8000多个小的单元,这些内容都是在对儿童的能力进行训练。举个例子,幼儿在6岁以前识字的要求要遵循音—意—形,我可以不认识苹果这个字,但我知道苹果,知道这个发音,知道苹果的形状。到了小学顺序改为音—形—意,知道某个字的发音、拼写,还得知道它的意思。实际上这对儿童听觉和视觉的加工就尤其重要了,这也是我们整个训练中最基础的内容。

\
    小学一到六年级国家新课标要求学生掌握2800个字,但是一到二年级居然要学1800个字,整个小学识字量的80%都在这个阶段完成的。到三年级以后,学生才能够完成基本的阅读,所以小学听觉、视觉承载了学生认字的快慢,认字快慢的程度实际上对学生的深度阅读是起决定性影响的。
 

    值得一提的是,学习能力的培训只有在小学才有效果,一到二年级学生的学习能力改善提高率能达到90%;随着年级的提高改善提高率不断的递减,学生12岁以后我们就不再主张对其进行能力的培养了,因此此时大脑已经成型了。
 

    圈课网:您认为乐朗乐读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兰紫:从产品上看,首先我们做的是专业定制。每个学生在学习前要先进行评估,根据评估结果来为其定制一套适合其水平的课程,而且老师可以做到同班不同教材,针对每个学生的能力情况去训练。另外,在训练后我们还会对学生的学习成果进行评估,帮助学生定制下一阶段的训练内容。我们的续报率第一期能够达到90%.
 

    另外,我们把测评和教学系统彻底地搬到了线上,这样的好处有三点,第一是授课的老师可以转型,不必成为专家,过去老师要根据孩子的能力等级在8000多个课程单元里自己进行配课,现在老师只在电脑中里输入上次学生上课的成绩,就可以一键式匹配出下次上课的课程包,打印出来给学生上课就行了,这对老师是极大解放。
 

    第二是从管理上来说可以实现信息化、数据化,不管是老师的出勤率、学员的续报率还是学员学习进展情况都可以后台监控,做成平台后,我们的加盟商也就减轻运营成本,轻松获利。
 

    第三是从发展来看,其实这是自我革命,通过互联网把整个业态做轻,这其实是互联网精神的内核,也是走O2O2C必须要迈出的一步。


    圈课网:您刚才提到O2O2C,乐朗乐读有哪些盈利方式呢?
 

    兰紫:我们现在50%的收入来自学费,另50%的收入来自加盟和相关分成,未来这样的比例会有变化。我们目前是O2O2C的模式,这个模式最大的优势就是现金流好。如果不算每年的扩张,我们的9人小班净利润率能占到40%以上。好的现金流就是可以活下去的资本。
 

    未来,乐朗乐读将成为中国最大的学习能力的内容提供商,不仅仅走O2O2C,还走O2C的路子,让全中国的老师都受益,让更多的孩子提高学习能力。
 

    圈课网:您如何看待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呢?
 

    兰紫:纯在线教育的模式,我看过日本和香港的一些,总的来说比较脆弱而且成功率低。另外,纯在线教育模式的抗风险能力极低,因为现在用户的习惯变化周期越来越短,一款在线教育产品可能还没跟上用户使用习惯的一个变化周期用户就又变了,跟不上的结果就是瞬间死掉。
 

    其实,我们做在线教育的初衷是非常善良的,将优质资源以廉价的方式让更多更偏远的人去使用,或者让人们更平等获得资源。但是当这个目标不存在或模糊了,在线教育变成一个挣钱的工具时候,人们就会变得一下找不到感觉和浮躁了,这也很正常,因为这个泡沫在韩国和日本已经发生过了,我们一定会走同样的路,大浪淘沙之后才见真金。

0


下一条:乐朗乐读:基于提高学习能力的在线教育 让做学霸变得轻松 上一条    华夏时报:赶快行动,“读写困难”孩子等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