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化教材自动配选 多屏互动场景教学

儿童培训机构乐朗乐读开发了一款全新的教学产品。课堂上每个孩子用平板电脑领取老师分发的学习任务,孩子回答完传给老师,老师判完后再给孩子分发下一个学习任务,从而实现了多屏互动的场景化和个性化教学。机构成立于2009年,一直致力于改善读写困难儿童能力,为那些在学习中遭受挫折的孩子和家长提供帮助。
兰紫 帮孩子爱上阅读

  最近,儿童培训机构乐朗乐读开发了一款全新的教学产品。课堂上每个孩子用平板电脑领取老师分发的学习任务,孩子回答完传给老师,老师判完后再给孩子分发下一个学习任务,从而实现了多屏互动的场景化和个性化教学。机构成立于2009年,一直致力于改善读写困难儿童能力,为那些在学习中遭受挫折的孩子和家长提供帮助。
 
关注读写困难儿童,像老中医抓药一样为他们安排教学内容
 
  兰紫长期研究和关注儿童读写能力,慢慢接触到一个陌生的课题:读写困难。写出“理解”两个字你需要多长时间?算出12个苹果吃掉3个还剩几个,你需要多久?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对于读写存在困难的儿童来说都不容易,他们可能会将“理”看成“里”,把“12”看成“21”。有读写困难的儿童智商是正常或者超常的,只是阅读或书写能力落后于同龄人的一种现象。
学习能力测试
 
  兰紫调查发现,内地对读写困难问题的应对和干预方法很欠缺。她在香港找到一份教材,里面按照汉字的部位名称来分析字形结构的部件识字等方法,有望能提高孩子的读写学习能力。她和研究团队将教材“打烂、揉碎”,成册的教材被分解成8000多张纸,老师像老中医抓药一样,根据孩子学习能力测试,从中抽取学习内容,安排每个学生、每堂课的教学内容。
 
  第一次实验教学在西城区的北京雷锋小学。有家长从网上看到,带着自己“不读书、只看图”的孩子,冒雪从石景山区赶来。两周后,她发现学生丢字、漏字的情况少了,也爱主动读书了。她回忆,一位学生家长找到自己说:“孩子回家抓起书就读,说话有词儿了,愿意交流了。”
 
  2009年,兰紫决定成立培训机构乐朗乐读。前期大量投入教研,积蓄被花了个精光。经历阵痛期的兰紫和伙伴们“不离不弃”,通过各种比赛、公益活动和媒体报道,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成了“领奖专业户”。2009年5月,香港一家公司通过购买教育服务的方式投给他们50万元。
 
  紧接着,北京市朝阳区政府2011年起连续5次向兰紫公司的培训机构购买社会服务项目,委托他们为读写困难儿童提供训练和矫治方案。拿到这笔经费后,培训机构每年大约能帮扶15名儿童。2012年底,兰紫获得了一家企业70万美元投资,机构迎来了事业上的转折。“如果当时没有这么多帮助,我可能就干不下去了。”兰紫说。
\
点击播放视频
 
向提高孩子学习能力转型,全面培养儿童的阅读兴趣
 
  有了钱,兰紫开始思考未来,她的梦想是由计算机实现配课。技术人员看了教材,发现每一页纸上都有编码,代表着培训项目、年级和难度分级。有了编码,自动化就有可能。2013年教师节前夕,产品有了雏形:老师只须输入学生上次的成绩,系统就能自动搭配下次课程的教学内容。这套系统让带着孩子来北京、挤在小旅馆里的外地家庭有可能在老家就获得服务。
 
  “我们是为解决社会问题而成立的企业,既不放弃公益,也要能够盈利。”兰紫说,公司2014年从改善儿童读写困难转型为提高孩子学习能力,从特殊人群扩展到所有6至12岁的儿童,读写困难的学生占比从九成变为五成左右。
 
  “其实,读写能力的训练对每个儿童都有益。”培训机构的教研主管李丽介绍。课堂上9个学生,无论有没有读写困难,都在一起上课,但每个学生的教材不一样。读写能力评分表从-9到12分为几个等级,因材施教。
 
  做培训几年来,兰紫觉得,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宜早不宜晚,尤其是有读写困难的孩子。过了12岁还存在读写问题,再纠正就难了。“我希望孩子们在来得及的年龄,因阅读而心灵变得强大”。
来源:人民日报

兰紫帮孩子爱上阅读
 
0


下一条:最后一页 上一条    这个姑娘坚持了七年,为「读写困难」的儿童做出了标准化教材

-->